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在线 > 工作动态 > 正文
铁血斑斓纪忠魂 史笔椽椽留风骨
来源:内江日报 日期:2020/5/26 15:06:16  336

这是一张特别的纪念证,它长约1尺,宽约四寸,上方中间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在8面五星红旗的簇拥下显得庄严、肃穆,证书上的字体为仿宋体繁写汉字,内容如下: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查杨禹昌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其家属当受社会之尊崇。除依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人牺牲病故褒恤暂行条例』发给恤金外,并发给此证以资纪念。主席毛泽东 一九五四年五月五日。其中“毛泽东”三字虽然缺少了毛主席平时书法的汪洋恣肆,跌宕起伏之感,却多了一份端正文雅,可见毛主席对被纪念人的尊崇。旁边盖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之印”字样的朱红色四方大印。证书的文字中央背景是毛泽东手书的“永垂不朽”四个金黄色大字。

杨禹昌(1885—1912),字敏言,四川内江资中公民镇马道子乡五风桥村人。出生贫寒农家,幼年受私塾教育,聪颖过人,当时乡民称赞其“少年异,有胆气”。

1902年,他在宗族长辈的资助下,外出富顺求学。彼时的中国正处于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时刻。杨禹昌秉承“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优良传统,深怀书生报国之志,其在求学过程中常与同学抨击时弊、讽议朝政,其卓见之独到、见识之深刻,常令人感佩不已。

1904年杨禹昌求学归来回到家乡,因打抱不平得罪了骄横跋扈、欺压百姓的团总黄光明,其后在乡亲掩护、亲朋好友资助下,不得不背井离乡,流离他处。

1908年,清陆军部在四川招考师范生,杨禹昌对友人说道:“当今为武装之世,师范为造成武装之母,吾有志改革,非投身军界不为功”。因此前往应试,考入保定陆军师范学堂。

1909年杨禹昌学成毕业,被派往清河陆军第一中学任教官。因目睹西洋诸国视我华夏为板上鱼肉、待宰羔羊,纷纷欺而食之的现状,加之清廷软弱无能、昏庸无道,为挽民族危亡,救国图存,于是决定反清,1911年与汪精卫、向育任、黄复生、彭家珍等创立“京津同盟会”。由于在任教时,杨禹昌向学生广泛灌输“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宗旨,号召广大学生起来推翻清朝统治,因而引起校督的不满,最终不得不被迫离开学校。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后,革命形势如烈火燎原威不可当。清政府迫于内外交困,决定重新启用袁世凯。袁世凯出任内阁总理大臣后一方面利用革命形势,逼清帝退位;另一方面假意与革命党人商谈议和之事,私底下却派北洋军占领汉口、汉阳,形成南北对峙之势。京津同盟会为保卫革命果实,扫除革命障碍,于1911年12月20日在天津英租界小白楼成立暗杀团,决意除掉袁世凯,杨禹昌慷慨表示愿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积极参与其中。

1912年1月16日清晨,杨禹昌与暗杀团成员钱铁如、曾正宇、印寿林等伏于北京东安市场。12时左右,袁世凯退朝后,坐马车由东华门大街返回住地,杨禹昌等人抓住时机,先后向袁车投出三枚炸弹,当场炸死袁的卫队管带一人、排长一名、炸伤亲兵二人,袁世凯侥幸逃脱。其后由于寡不敌众,杨禹昌、张先培、黄芝萌等人当场被捕。

袁世凯立即令京防营务处执法官陆建章进行提讯,其间许以高官厚禄,杨禹昌不为所动。杨禹昌平时寡言少语,然而当日却慷慨激昂,列数袁世凯之罪恶滔滔不绝。尤其痛骂袁世凯在戊戌案时的反复无常,讥讽袁为当世少有的小人。

陆建章等人认为杨禹昌是四川人,便怀疑杨禹昌是戊戌六君子之一杨锐的后人,以此来污蔑革命党人不过是群“寻私仇”的“伪君子”。杨禹昌慨然应对、一一反驳,其语调激动昂扬而充满正气,听者无不动容。

袁党见其坚不吐实、严守秘密。于是命刽子手用煤油桶装烧红的木炭附在杨禹昌背上,烧伤其皮肉,如此酷刑下,他仍然坚强不屈、大义凛然。当晚杨禹昌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于狱中,时年27岁。次日,张先培、黄芝萌也光荣牺牲了。

刺袁前两日,杨禹昌曾作绝命书洋洋数万言,交于京津同盟会副会长李煜瀛,并向其说道:“先牺牲吾身,施以警告,使彼(袁世凯)惕然知俱,专意共和,吾愿已遂。否则一致之死,计必不难,吾请先,诸君可随后。”虽然时隔百年光阴,今朝我们仍然为其无私奉献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而深深地感动。

杨禹昌等人虽然刺袁失败,但其不怕牺牲、勇猛果决的行为却鼓舞了世人、震撼了袁世凯等人。

1912年1月26日,袁世凯即与北洋军将领段祺瑞等47人联名通电全国,反对君主立宪,确定共和政体,吁请清帝退位,与南京国民政府议和。对此,时人曾评论:“袁世凯幡然为民国,实杨禹昌一击启之,关系良非鲜浅。他日纂次民国开基勋劳,禹昌谅不居二等也!”

1912年9月11日,中国同盟会领导人黄兴、陈其美应孙中山之召北上到京,实现“南北统一”。其间,为表彰杨禹昌等三人视死如归、以身殉国的革命精神,他们将三烈士遗骨与炸死良弼而牺牲的彭家珍烈士合冢于三贝子花园(今北京动物园内)谥称“四烈士冢”,并立墓碑述其迹,供后人瞻仰。

1954年5月5日,毛泽东主席向其家属颁发了《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

悠悠岁月,转眼百年已过。追忆往昔,杨禹昌其正气之浩然、其事迹之威烈,仍然历历在目,仿如昨日。他那种为了共和志向,舍身忘死的精神,必将光照千秋,永存后世!

(陈德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