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清风文苑 > 正文
此路不通
来源:内江日报 日期:2019/8/13 14:52:46  11

老石硬着头皮,惴惴不安地敲开了林河的办公室。

林河正在打电话,只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又继续对电话那边训斥着:“什么,上面有规矩,不得行。有什么行不通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不会动脑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问结果!”

林河“啪”地搁下了电话。

老石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你忙哈,打扰了!”

林河走过来,挨着老石坐下。“你这个老石,真是稀客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早该来拜访了。”话一说出,老石觉得耳根烧乎乎的。要不是老婆天天在耳边唠叨,软硬兼施,他才不来呢。

“有什么事吗?”林河笑眯眯地问。

“也没啥,就是,我老婆,评职称的事。”老石嗫嚅着说。

“就这点小事啊,包在我身上。”林河一口答应。

“麻烦你了。”

“你还住在学校的那幢旧宿舍吧?”林河问。

“是,是的。”老石嘴里说着,眼睛却做贼似的东张西望。

林河说:“中午别走了,我作东,我们哥俩好好地喝一台。”

“别,别,你的时间宝贵。”老石推辞道。

老石的两只手一直在搓膝盖,犹豫再三,才从衣服最里层的口袋摸出那个信封,放到林河面前。

林河赶紧推回,并以责备的口吻说:“老石,你怎么也变俗了,搞这些干嘛?”

“一点心意,一点心意。”老石把信封又推了过去。

“别再坚持了,我知道你的家底。”林河正色道,硬把信封塞回老石的口袋。

“反正,反正,你要去打点关系啊。”见林河不收,老石急得声音都变了。

临走时,老婆一再说,尽管林河与老石是同学,但该走的路子还得走。这年头,不送礼办不成事。

“你放心好了,我会帮你这个忙的。”林河显得成竹在胸。

老石心中悬着的那块石头这才落了地。

林河有这个能力。从穿开裆裤起,老石就见识到了。

他们在一起玩时,不管是打仗、捉迷藏,还是赛跑,老石都不是林河的对手,他总能赢。

在林河眼里,好像没有什么可拦住自己的:布满尖刺的篱笆墙,他敢钻;狼狗守护的苗圃,他敢翻墙进去摘花。有一次,老石与他打赌,两人同时出发,各走一边,看谁先到公园,结果当然是老石输。老石一看到“行人止步”的牌子就绕道,林河却看都不看,有没有路、准不准过他都敢走,全是抄近路。

老石的学习好,林河没少抄老石的作业。老石劝林河动点脑筋,林河却说:“我才不去费这个神,你不是已做出来了吗?”

林河没考上大学,他顶替父亲才有了工作,先是在一个国营林场当工人,后来不知通过什么途径调到了县上,给书记开车。再后来,转了干,步步高升。现在,他成了全班同学中最成功的人士。

那次由林河作东的同学会上,连班主任对他都赞叹不已,说林河是他们班的传奇。

林河故作谦虚:“条条大路通罗马。”

这话一时成为林河的经典语录。

只有老石有些不以为然。为什么呢?老石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听老石说林河没收礼,老婆说:“瞧你,一点也不会办事,人家不要,你不会硬给啊?真没用。”

老石就有些懊恼,后悔没坚持送出那个信封。

石头又悬起来了。

等来等去,还是没有消息。老婆让老石再去找林河问问。

老石说:“不想去,要去你去。”

老婆睖了他一眼:“你枉自生成个大男人,支不出门。”

老石安慰老婆:“早给你说了,此路不通,你就是不信。”

老婆说:“看来还得我亲自出马。”

老石当然求之不得。

但老婆还是没去成。

林河出事了。根据别人的描述,林河带了个女人,驾车到云台山游玩时,不顾路边指示牌的提醒,径直往前开,结果连车带人掉下了悬崖。

指示牌上的字本来写得很清楚:此路不通。

(雨宣)